治理大气污染•他山之石四:产业转型 取道低碳

2013年10月10日    来源:新民网

    研究不同国家治理大气污染的过程,人们会发现最终要靠产业结构调整与经济发展转型来实现环境的根本性好转。而实现产业结构的调整和经济发展的转型,既需要对原有传统产业进行技术改造与升级,也需要大力发展高新技术、现代服务业等低碳产业。

    梳理欧美发达国家围绕环境治理所选择的产业转型方式,可以发现有三个层面的力量参与其中,一是技术介入,二是政策保障,三是战略布局,三者相互促进,不但为产业转型提供了有力支撑,也开启了低碳发展新境界。

    技术引领改旧布新

    20世纪80年代,欧美发达国家对工业污染的控制全面转为产业结构调整,着力于发展高科技产业、服务业和绿色经济产业。伴随这一过程的,还有其制造业向发展中国家的转移以及传统工业的改造升级。

    为解决工业污染问题,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日本决定将产业结构从劳动、资本密集型转型为以技术引领的知识密集型。以电子技术、生物技术和新材料为重点的高新技术产业蓬勃兴起。同期启动的是日本传统工业向海外转移,其制造业海外生产比例1990年为6%,到2000年升为14.5%。
而在其国内,发达国家对传统产业的改造也借助技术力量获得突破。

    闻名世界的德国鲁尔区,在产业升级中的技改特色表现明显。以煤化工为例,企业用煤焦油提取苯等生产药品和染料,通过裂解焦炉气得到氢和氮,高压下生产合成氨;以煤高压合成催化制人造橡胶、化学纤维……鲁尔以煤为原料发展化工,产品之多、技术之精闻名于世。

    世界知名工业城市的大气污染治理之路,绝大多数是在挥别老产业迎来新兴产业中实现环境改善的,伴随着淘汰与改造的,是技术的创新应用。
烟尘弥漫的英国伯明翰,被称作“黑乡”,在20世纪70年代,伯明翰就业人口将近一半都捧着制造业的饭碗,到2003年这一比例已下降到20%,2010年下降到10%,产业的淘汰力度空前。大淘汰中伯明翰从工厂城市变身金融业、专业咨询、会展业和零售业汇聚的服务业乐园。因污染严重一度被称作“地狱”的美国匹兹堡市,在大量钢厂或关门或外迁后,历经30年调整,变身为生物技术、医疗健康、机器人制造、金融等产业繁荣的世界城市经济转型典范。

    淘汰,对于解决工业污染来说,是选择之一。而在最近国务院公布的大气污染防治十条措施中,第二条就是严控高耗能、高污染行业新增产能,并对钢铁、水泥、电解铝、平板玻璃等重点行业“十二五”落后产能淘汰任务规定了提前一年的时间期限。
“资源密集型产业的发展多伴随着环境污染。改变传统工业产业主导的格局,除了淘汰落后,根本在于顺应世界技术发展走势,发展低排放高附加值的新兴产业。”经济界人士分析说。

    参照欧美从产业转型治理大气污染的做法,河北经贸大学副校长武义青教授认为,河北要想调整偏重的产业结构以达到环境治理目的,还要放宽视野,从京津冀乃至华北、国内外等更大区域内考虑产业调整问题。“过剩产能的转移以及新兴产业的培育,都要从全球化视角去审视,要考虑其技术生命力以及带来的产业周期。”

    政策跟进配套保障
    治理工业污染带来的环境问题,主导者是政府。工业产业是否能沿着理想的路径转型,考验的则是政策的引导力。
从国外采取的相关措施看,政策的保障性主要集中在两点。
一是借助资金支持来引导。

    在德国,针对传统产业撤退后原有地区土地污染严重、清理耗资巨大、私企无利可图的问题,一些州政府设立土地基金,购地后进行修复,土地经过消毒等处理后再出让给新企业,成为新的工业用地、绿地或者居民区。同时,对于产业培育频出鼓励政策,比如北威州规定,凡是生物技术等新兴产业企业在当地落户,将给予大型企业投资者28%,小型企业投资者18%的经济补贴。因此,虽然与欧洲其他国家相比,德国生物产业起步较晚,但2000年德国已拥有330多家生物技术企业,其中1/3落户在北威州。

    美国则用足了财政和税收杠杆。自1981年起,美国政府规定企业研发投入可抵减其联邦所得税应税收入,其他鼓励环保应用和新能源开发的政策也多从税收上出牌。意大利设立了“技术创新特别滚动基金”,以支持中小企业创新发展,而且基金无偿使用,最长还款期8年。
二是关于人的政策保障。

    为解决产业结构调整过程中的失业问题,各国在大力发展加工业和服务业等劳动密集型产业的同时,加强人员培训,以提高他们的职业技能,拓展就业渠道。德国在鲁尔区改造中,政策规定可以为企业提供相当于投资额12%-23%的补贴,鼓励保持和创造就业岗位,尤其对雇佣妇女就业的企业,投资补贴高达36.5%。这一政策使得鲁尔老工业区80%的劳动力从事旅游、商业、服务等第三产业。
日本在推进北九州产业转换过程中,从企业角度进行政策推动,其中规定对安置煤炭工人及其子女就业的企业给予补助,视用人比例的高低给予差别优惠。

    当然,除了上述政策措施,严格的行业排放标准等环保要求也对产业升级起到了倒逼作用。“与发达国家相比,我国对传统产业的环保标准和减排约束力度很大,但配套保障政策还缺乏力度。比如在传统工业产业重组、落后产能淘汰以及环保技术应用等方面,还应加强政策鼓励。”有关人士认为,尤其要兼顾解决产业调整中失业人员的再就业问题。

    战略布局抢滩低碳

    产业转型既要满足环境治理所需,又要为未来发展培育新的竞争优势。要实现这一目标,富有远见的产业战略规划就显得尤为重要。“经过几十年的调整,日本形成了产业内部软件化、布局分散化以及经营组合化。其中在工业布局上实现了由沿海向内地,从中心城市向地方城市分散的发展态势,新兴产业产品大多轻薄短小,只要环境清洁、污染少、交通便捷即可。”产业媒体分析认为,这得益于日本从资本密集型产业向知识密集型产业调整的战略选择。

    同样从战略角度实现产业发展低碳化的还有美国。克林顿政府推出的国家信息基础设施计划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上世纪90年代美国信息产业,特别是网络产业的迅速发展。小布什政府的能源战略和能源法案预计也对能源技术创新和能源产业发展起到一定的作用。奥巴马政府的新能源战略促使节能环保产业成为该国一大亮点,环境服务业遥遥领先。

    世界工业革命发源地英国,为摆脱传统工业带来的资源、环境代价与痛苦,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进行产业结构调整,且延续至今,并已形成以高新技术、金融服务为主的新型产业结构。传统产业只保留了石油、天然气工业等,甚至该国所有重要的钢铁企业都为外国公司经营。

    基于环境的产业转型正成为全球经济发展的新取向。“欧洲2020战略提出三大发展重点,其中之一是实现以发展绿色经济和提高能源使用效率为主的可持续增长。与之相对应的指标则是将温室气体排放量在1990年的基础上削减20%,将可再生能源在欧盟能源消耗总量中所占比例提高到20%,将能效提高20%。欧盟还明确提出,数字化是其今后产业发展的主要推动力。”武义青认为,实现能源结构转变与数字化发展相结合,欧盟规划的新经济模式契合了经济发展新潮流。“发达国家和地区的产业发展取向,为我们环境治理和产业转型提供了参照。”河北经贸大学教授于刃刚认为,随着以低碳化为标志的第四次浪潮到来,欧美等国对低碳产业发展的布局,将带来产业、能源、技术、贸易等方面的重大政策调整,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光伏、风能产业基地,已经形成了自己的产业格局,河北也因为英利、晶龙等新能源龙头企业的强势崛起具有了产业优势,要顺应这种潮流,充分发挥政府和市场两方面的力量,在工业领域加快新能源、生物产业、电子信息等新兴低碳产业的发展,实现环境治理和产业发展的双赢。“我省在为大气治理制定的路线图中,提出了减少燃煤和压缩钢铁产能的大目标,这必将带来我省传统工业新一轮调整。但需要兼顾的是,对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培育也是当务之急,否则可能造成支撑河北未来发展的产业缺失。”一位经济界人士提醒说。